古驛道研究中心成果展示(40):風景園林視角下的南粵古驛道規劃設計研究(上)
2019-11-22 下午 03:56   來源:南粵古驛道網,采編自“南粵規劃”   
分享

01.“雙道”的認識:游徑系統之道和社會治理之道

  1.1 綠道與南粵古驛道代表廣東游徑系統的兩大建設模式

  游徑系統(TrailSystem)最早可追溯到20世紀60年代美國的國家游徑系統,該系統由國家游憩游徑、國家歷史游徑、國家風景游徑、國家連接游徑、國家探索游徑和國家地質游徑共同構成[1]。盡管出發點和關注重點不完全相同,但綠道和南粵古驛道實質上可以理解為游徑系統里的兩種模式:廣東綠道形成了“自然保護+運動休閑”的線性生態資源保護利用模式,強調在大都市區內部的生態廊道建設應該與市民運動休閑有機結合;南粵古驛道形成了“歷史展示+休閑體驗”的線性文化遺產保護利用模式,作為中國重要的線性文化遺產,古驛道串聯的文化遺存大多分布在貧困村密集的粵東西北地區,更強調相對欠發達偏遠地區的歷史文化和鄉村振興的協同發展。

  1.2 綠道與南粵古驛道是以“共同締造”為核心的社會治理之道

  廣東綠道和南粵古驛道作為重大民生建設項目,以線性游徑的空間形態,串聯了大量的自然景點、文化遺跡、開敞空間和城鄉景觀,更是聯系沿線城鄉居民共建共治共享工作的抓手。其中,綠道緣起珠三角快速城鎮化對自然生態環境的沖擊,以促進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為重點,對推動區域生態環境保護、實現生活休閑一體化、促進宜居城鄉建設等具有重要意義。南粵古驛道則基于對古驛道沿線歷史文化資源保護利用的契機,極大地促進了嶺南地域文化特色展示、縣域經濟健康發展、鄉村振興和“精準扶貧”。隨著“雙道”建設從珠三角向粵東西北地區不斷延伸,更多的政府人員、專業技術人員、非政府組織、開發企業將參與到與沿線城鄉居民的直接溝通,進而推動社會治理從自上而下的“官本”模式向上下聯動的“共治”模式轉變。

  1.3 風景園林是綠道與南粵古驛道在廣東城鄉實施落地的技術橋梁

  盡管從綠道到古驛道,是從關注大都市區開敞空間到重點關注郊野地區鄉村振興的地域轉變,也是從主要關注現代化園林景觀到協同考慮原生態自然景觀的對象轉變;但風景園林學在綠道建設中形成的規劃設計方法論,以及社會治理的“共同締造”工作模式,都是值得總結提煉的專業之“道”,將有條件繼續成為南粵古驛道高品質建設和高水平保護的技術支撐,為進一步實現南粵古驛道文化傳承、生態保護和鄉村振興有機多元融合提供專業保障。


02.綠道之“道”——風景園林學對綠道網建設的重要支撐作用

  2.1 綠道的內涵與特征

  綠道(Greenway)是一種線形綠色開敞空間。世界上第一條真正意義上的綠道可追溯到1867年,是由奧姆斯特德(Frederick Law Olmsted)設計的美國波士頓公園綠道系統[2]。2009年《珠三角城鄉規劃一體化規劃》首次提出建設珠三角“區域綠道網”的構想。隨著2012年《珠三角綠道網總體規劃綱要》獲得省政府批復,綠道建設在廣東正式拉開序幕。2013年,在珠三角綠道網“兩年全部到位”任務完成以后,廣東提出了綠道升級行動,即打造升級版綠道——綠色基礎設施。綠色基礎設施是國家自然生命保障系統,是一個相互聯系的網絡,其要素包括:水系、濕地、林地、野生生物的棲息地以及其他自然區;綠道、公園以及其他自然環境保護區;農場、牧場和森林;荒野和其他支持本土物種生存的空間,它們共同維護自然生態進程,保持潔凈的空氣和水資源,有助于社區和大眾提高健康狀態和生活質量。

1

圖1 綠道與升級版綠道(綠色基礎設施網絡)關系示意圖

Relationship diagram between greenway and upgraded greenway (green infrastructure network)

  2.2 風景園林學對綠道規劃設計的專業之“道”

  2.2.1 理論研究之“道”

  自奧姆斯特德在波士頓城市公園規劃中提出了具有連通和游憩功能的綠道,綠道發展至今已百年有余,期間國內學者對綠道的研究和實踐也在不斷深入。在理論方面,綠道概念越來越強調以慢性活動為主導的休閑游憩功能以及生態系統功能的生態網絡概念。綠道的功能也不斷發生變化,由作為城市線性公園的休閑游憩、交通功能逐漸延伸到歷史文化保護、鄉土景觀塑造、生態環保功能、經濟拉動功能等。同時我國地域遼闊,綠道規劃實踐涉及多種地域類型,比如以石家莊市鹿泉區山前大道綠道為代表的的華北平原淺山區綠道建設[3];以大亞灣綠道為代表的的濱海鄉村綠道建設[4];以北京北中軸體育文化城綠道為代表的都市區線性公共空間綠道建設等[5]。

  在綠道規劃設計策略方面,主要集中于戰略目標設定、網絡線路規劃、綠道景觀及工程設計這三個層次。另外風景園林專業背景學者對綠道理論實踐的研究數量頗豐,近8年來風景園林專業雜志《中國園林》期刊發表綠道相關論文60余篇,《風景園林》期刊發表100余篇,內容涵蓋國外綠道建設經驗介紹、國內綠道規劃理念、施工設計等諸多方面,這些理論研究分別從景觀規劃與設計、園林植物應用、景觀生態學等風景園林學的角度出發,對綠道進行研究,為綠道網建設積累了大量學術經驗。

2

圖2 風景園林對綠道設計的技術支撐關系分析圖

Relationship analysis on the technical support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to greenway design

  2.2.2 項目實踐之“道”

  珠三角綠道網的建成,擴大了城市綠地的供給,提高了公園綠地的使用效率,改善了人居環境品質,也讓市民康體鍛煉有了新的去處,助推了自行車的回歸。在珠三角已建成的綠道中,以適宜慢行交通的水岸綠道最受歡迎,如廣州的濱江綠道、東莞松山湖和肇慶星湖的環湖綠道等,廣州生物島上綠道串聯公園形成的帶形水岸運動休閑帶,更是人氣爆棚,成為都市青年聚會游戲的熱門場所[6]。風景園林專業團隊利用自身的專業優勢,參與規劃設計和建造的高品質綠道工程遍布珠三角各地,在綠道網規劃過程中始終是重要的中堅力量。

  (未完待續)

 

  參考文獻:

  [1]余青,林盛蘭,莫文靜.美國國家游徑系統開發與管理研究以阿巴拉契亞國家風景游徑為例[J].國際城市規劃,2013,28(04):108-114.

  [2]廣東省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珠三角綠道網總體規劃綱要》[Z].廣東省人民政府,2010.

  [3]李運遠,饒成之,馮君明.華北地區淺山區綠道規劃設計研究——以石家莊市鹿泉區山前大道綠道規劃設計為例[J].風景園林,2017(12):93-100.

  [4]胡朝暉.基于濱海鄉村特征的綠道景觀規劃設計——以大亞灣綠道小桂灣段為例[J].風景園林,2013(06):106-110.

  [5]王言茗,劉志成.地域文化視角下綠道公共空間品質提升策略——以北京北中軸體育文化城為例[J/OL].中國城市林業:1-9[2019-07-19]. 

  [6]馬向明,楊慶東.廣東綠道的兩個走向——南粵古驛道的活化利用對廣東綠道發展的意義 

  

  (圖片來源:圖1、2由作者自繪。)

  (原文刊登于公眾號“南粵規劃”,南粵古驛道網采編整理。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與南粵古驛道網聯系。)

責任編輯:熊燦堅
2胆拖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