坪石先師尋蹤
2019-11-21 上午 11:59   作者:阿瑞   
分享

0

  一、坪石先師對中國乃至東南亞教育發展的貢獻

  如今,陳宗南先生在坪石三星坪工學院本部旁的舊居得到了業主如同80年前他們的父輩對坪石師生的支持,得以騰出成為“陳宗南展覽室”。日前,華南理工大學的研學團,發揚工學院重行動的傳統,打掃清理房間,細心布展,非坐而論道而是從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開始,是令粵北坪石先師們的欣慰之舉。1952年,在華南工學院成立時的學術和行政領導人中,羅雄才、徐學澥、劉敦化、劉鴻、康辛元、王孟鐘等先師,于8年前就在這里進進出出,留下深深的印跡。

  陳宗南先生教育事業的尋蹤,印證了坪石的價值。坪石教育堅守的五年,對日后的廣東教育,香港、澳門、臺灣教育乃至中國及東南亞的教育發展,影響深遠。坪石歷史的回望與前瞻,關系著中國教育與東南亞的華文教育。

  在坪石任教后來又影響東南亞華文教育的另一位坪石先師是嚴元章。他于1939年在國立中山大學研究院獲碩士學位,碩士論文題目是“中國教育行政制度的研究”。他曾留校任教在坪石度過數年。事有巧合,原國立中山大學工學院院長陳宗南先生于1955年赴新加坡任新加坡南洋大學教務長兼理學院院長,于1960年離開新加坡,而嚴元章是同年奔赴南洋大學任文學院院長、教育系主任和學生福利委員會主席。1960年1月11日,陳六使召開南大執委第一次會議,宣布聘嚴元章任文學院院長,1955年行政委員會恰好結束使命。[1]“坪石先生”為海外第一所華文大學再次做出貢獻。嚴元章在新馬(新加坡、馬來西亞)教育界服務15年,除南大外,也在檳城韓江中學、麻坡中化中學、苔株華仁中學,之后又來到香港中文大學任教。1952年,他開始任教于檳城韓江中學,1962年被馬來西亞政府禁止入境,1978年定居香港。[2]他是華文教育重要的推動者,也是更新傳統陳舊教育理念的革命者,著有《教育論》和《中國教育思想源流》,于1996年7月逝世。他對南大改制納入英國大學體系提出抗議并發表《我對南大改制的看法》。

  在坪石近五年教學期間,不少名師被邀聘至內地的大學,成為中堅力量。齊泮林于1943-1946年任國立貴陽師范學院院長;陸侃如留法巴黎大學獲得文學博士,在中山大學師范學院任教后,于1942年任遷至四川的東北大學文學院院長,于1951年任山東大學副校長;余群宗留學日本,是土地法學專家,在坪石教學一段時間后,到四川大學任教務長和代校長,解放后在西南政法學院任教,于1984年逝世。

  1945年后的老師,除了突圍后重返石牌校區的主力,各奔東西至福建、湖南、江西等地各大學,從而源遠流長。如彭風潭在1944年任中大博物系教授,于1948年任江西醫學院訓導主任,多篇學術論文是關于廬山的資源調查。1962年,任職于江西中醫學院生物教研室,他的考察報告“江西蛇類調查”是至今江西生物多樣性研究常引用的參考文獻。中大博物系的教授胡篤敬(1913-2019),是植物生物學家,于今年10月25日去世,享年107歲,在坪石時任師范學院博物系教授,后來往湖南農業大學任教授。

  抗日戰爭勝利后,臺灣的大學與學術機構需要接收專才。在1944年名單中,于景讓赫然在冊,他于1945年任臺灣大學圖書館館長、生物系主任,學術活動堅持到上世紀60年代。同時,在坪石讀書的一批中大建工系學生,如彭佐治、楊卓成等,對臺灣的建筑學教育發展,具有里程碑式的作用。

  1949年前后的老師,不少到了北京師范大學、廈門大學任教,這與林礪儒校長和王亞南校長應該有一定關系。

1

圖為1944年中大師范學院名冊,藏于廣東檔案館。

  陶大鏞與袁鎮岳這兩位在坪石武陽司村法學院與王亞南共事的年輕教師,繼承了學術傳統、又成《資本論》的權威。

  陶大鏞(1918-2010),上海市人,是著名的經濟學家、教育家、社會活動家。1940年畢業于南京大學前身中央大學經濟系;1954仼北京師范大學教授;后任民盟中央副主席、中國《資本論》研究會副會長等。在1942年法學院的登記名冊上可以看到,當年他才28歲,與經濟名師梅龔彬等人在武陽司村傳播華南教育之星火,可見坪石早已是孕育中國統一戰線的圣地。

  袁鎮岳(1916-1986),廣東東莞茶山上元人。1942年,27歲的他在中山大學經濟系畢業,獲法學士學位。1946年到廈門大學,后曾歷任廈門大學經濟學院顧問、廈大經濟研究所所長、經濟系主任等等。他長期從事《資本論》和政治經濟學的教學與研究,對我國當代經濟史、統計學、經濟數學、經濟計量學等均有較深造詣。此外,他還是中國《資本論》研究會理事,與王亞南合著有《資本論圖解》。

  在1944年師范學院的名冊中,36歲的朱智賢先生于1943年任師范學院教授,解放前到香港達德學院任職,1951年赴北京師范大學任教,成為中國心理學的奠基人之一。名冊上同為教授的陶愚川,解放后到了曲阜師范學院任教,同頁上另一位教授胡毓寰,是廣東興寧人、文學教授,于1943-1955年長期服務于中山大學,建國后聘為二級教授。

  胡體乾教授在王亞南的召喚下,直接到福建廈門大學任首屆計統系主任。經濟系教授章振乾,畢業于中山大學,留學日本東京帝國大學,1944年底坪石淪陷后,跟隨王亞南教授先進入福建省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后到廈門大學,成為教務長。

  劉佛年,在1944年名冊上有名字但備注“今年未到位”,他是中國教育家,任華東師范大學校長,為奠基人。1944年師范學院的名冊上有文學史家譚丕模(1899-1958)名字,但寫著“待查”,譚先生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抗日戰爭勝利后往桂林,后到湖南大學,建國后于1953年任北京師范大學文學研究室主任,致力于中國文學史的研究,他于1937年入黨,1943年在坪石任教,1944年離開往桂林。1957年作為中國文化代表團一員訪問沙特、阿富汗,因飛機失事遇難。

  何作霖到法學院的時候是1941年8月,教國際公法、國際私法和憲法。

 

  二、研究院的影響和意義

  戰爭年代在坪石特別難得的是研究院的研究不斷,組織架構還得以進一步理順,建立了“醫科研究院”,迅速補充了師資。除了傳統的研究方向,有三種研究是值得關注的:一是戰爭時期的文化科學應用研究;二是結合粵北的地方民俗與地理條件的研究;三是蘇聯問題的研究,如“蘇俄小學課程”。

  研究院的前身是各類研究機構,1926年成立“語言研究所”“教育學研究所”。1932年語言歷史研究所易名為“歷史研究所”,1933年印發了《國立中山大學教育學研究所概要》。1935年將以上研究所改組為研究院,并經教育部核準。1942年成立醫科研究所,那時正好是在戰火中的坪石。

  1940年7月,國立中山大學在坪石舉行了第五屆研究生考試。徐中玉的研究題目是“南宋詞話研究”,他畢業于1941年7月,也就是搬到坪石后。1942年在文學院任專任講師,1944年32歲的徐中玉就被聘為師范學院副教授,他是研究院培養的文學碩士,留校從助教、講師、副教授一路走過來,最后在華東師范大學成為中堅力量。1942年區宗華、李澡芬、黃福鑾均是文學院專任講師,他們也成為坪石時期的主要教學力量。

  1942年8月剛獲得碩士學位的27歲梁釗韜,在法學院社會學系任專任講師,講授民族學、人類學、邊疆行政,人類學是他在師范學院兼授的課。關瑞鈴、吳瑰卿均為研究院培養的研究生,在1944年任講師。

  1937年6月,于文科研究所畢業的研究生共二名,一男一女,李叢云的研究題目是“廣州方言”,另一名畢業生是黃素琇,題目為“清代廣東文學概述”。師范教育學部梁甌第是第一名畢業的研究生,畢業的題目是“中國書院教育之研究”,他成為中國著名的民族學家、教育學家。簡浩然是農科研究所第一位畢業生,同樣是1937年畢業,題目是“根瘤細菌之研究”。

  1938年入研究院的文科研究所有三名畢業生,這時中大已經搬至云南澄江。考試委員會委員和選題與地方有關,文科研究所在1938年9月舉行第四屆研究生考試,題目有黃達樞的“昆明非漢語研究”和王慶菽的“唐代小說中表現的婦女問題”,區宗華的題目是“中國稅務司史研究”,導師分別是岑麒祥、李笠和陳安仁。除了大學校內的教授擔任考試委員會委員,中大還邀請校外知名教授擔任考試委員會委員,有聞一多、陳序經、陶孟和及李方掛四名。

2

圖為第四屆研究生名單,藏于廣東省檔案館。

3

圖為第四屆考試委員會名單。

  1941年上學期學生名冊中有18人,其中4名女生,考生來源地有廣東、廣西、浙江、貴州、福建、江蘇等省份,入學時間從1939年12月至1941年8月,為第五屆研究生。

  1942年修訂《組織規則》規定:

  “本院各部研究生修業年限至少二年,必要時延長一年”。

  “助教兼研究生修業年限至少三年,必要時延長一年。”

  “本院研究生修業期滿經本院碩士學位考試委員會考試,成績及格呈教育部核定。由本大學依照部頒學位授予法授予碩士學位。”[3]

  朱謙之先生講授“專門史”“文化哲學問題”“史料整理法”;陳煥鏞先生除了講“高等植物分類學”之外,還講授“拉丁文”;蔣英先生所授課程為“植物名詞學”“植物分類學則”。

  搬至坪石,研究院重點對乳源瑤族進行調查。1942年海豐發現新石器時代陶片、石器四千余件,由研究院師生進行考古挖掘,還進行了“各國戰爭學校動員調查”“世界戰時的學校動員”“全國戰時教育方案之研討及實際抗戰教育之舉辦”“戰時廣東兒童教養事業之研究”“我國戰時兒童人格適應之研究”等研究。

  農林方面:促進地方農業增產,如:“土壤有效磷酸簡易提求法及于廣東土壤之結果”“桐油史以及種植現狀”等。

  醫科研究方面有:“日本住血吸蟲在粵北的傳染”“華南人鼻咽粘膜之慢性變化”等。同時,為粵湘贛各省醫院義務代驗病理組織物。

  文科研究所著重民俗、少數民族與地方文獻整理,如“楚辭中的神話與傳說”“福建三神考”“臺山歌謠集”“寧波謎語”“粵北乳源瑤族人調查報告”等。

   

  三、特殊時期的家國情懷

  除了指導研究生研究,坪石時期的老師研究題目也充分體現了對社會的關切。文學院陳安仁先生撰寫了“抗戰與建國”“中華民族抗戰史”,文學院洪深撰寫“四年來之抗戰戲劇”,文學院楊成志先生在1941年的研究成果是“人類學及現代生活”“現代人種問題總檢討”“我國西南邊族同化問題”“邊政研究導論”“人類學發達史”。

  醫學院梁伯強與楊簡先生發表了“軍用毒氣病之病理及治療”一書。李雨生先生于1942年有“航空軍人營養問題研究”。

  農學院謝申先生在1941年著作及研究成績是“滇緬公路昆明至保山段土壤概況”。農學院李日光的研究成果是“廣東藥用植物場計劃書”,鄧圣堅的研究成果是“湖南省衡山縣甘桔果樹調查報告”,

  工學院化工系李敦化教授發表了“戰時基本化學學工業動向及其原材料補給問題”。建工系劉英智研究防空建筑、機械系教授王雉雛發表論文“兵器的趨勢”刊載于《防空兵器周刊》,專門講授《兵器學》。機械系吳明聰撰寫了《戰時鐵路養護》論文。

  羅相林先生做了“坪石米市調查”,廖建祥發表了“戰后中國農業經濟建設的途徑”,孫繼中教授草擬“實用軍陣疥瘡迅速肅清實施計劃”。課程中,法學院經濟系副教授陳宣理所授課程有“戰時經濟”,胡君寶教授講授“國防化學”。胡教授為廣東開平人,時年35歲,是留德的工學博士。

  師范學院博物系教授蔣震華,于1944年正光書局出版了他的著作《太平洋戰略新形勢》。

  在坪石先師海外留學的蹤跡,也可以看到先師憂國憂民之情懷,也可以了解后來學科發展的根系。王孟鐘教授,于1942年到坪石。他留學美國普渡大學獲得化工碩士學位,獲美國加托賴斯化學工程師學會獎章,擔任過東方煉油廠、廣東企業公司粵明化工廠、粵新煉糖廠若干工廠的廠長,進入坪石國立中山大學理化系之后就畢生從事教學,擔任華南工學院教務長、重化工系主任,是中國橡膠工業的奠基人之一。

4

圖為1944年國立中山大學師范學院教師名冊有王孟鐘先生的名字,藏于廣東省檔案館。

  劉鴻教授,出現在1940年工學院教師名冊,他是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博士,抗日戰爭之僵持階段回國報效國家,后來在華南工學院首創塑料橡皮工學,是中國高分子成型加工業開拓者。胡世華先生留學奧地利,戰時直接從歐洲抵達天文數學系教書,后來成為中國的“圖靈”。盧鶴紱先生也是從美國在戰火中抵達坪石以從事教育研究工作,知識報國。

  從名冊上可以整理出許多教授的留學背景,細讀會得出許多規律性的研究成果。部分教授海外留學情況如下:

  王孟鐘,美國普渡大學化工碩士。

  陶愚川,美國密歇根大學碩士。

  朱智賢,東京帝國大學研究院研究。

  張良珍,法國地戎士學德學院。

  潘祖治,日本巖倉鐵道專科。

  胡而按,日本帝國大學研究員。

  楊成志,法國巴黎人類學院高等研究畢業,巴黎大學文學博士。

  薛庵光,日本九州帝國大學法學士。

  汪洪清,日本東京明治大學經濟學士。

  胡體乾,美國克歐大學社會學系。

  王亞南,德國政治大學。

  韓屏周,日本日本大學院哲學研究生。

  劉永南,日本早稻田大學。

  黃友棣,英國倫敦圣三一音學院。

  梅龔彬,日本明治大學法學士。

  蔣英,美國紐約大學林學士。

  岑麒祥,巴黎大學文科碩士。

  崔載陽,法國里昂大學哲學博士。

  鄧植儀,美國威斯康辛大學農科碩士。

  謝申,美國威斯康辛大學農科碩士。

  梁伯強,德國明富大學醫學博士。

  黃延毓,美國哈佛大學文學碩士、哲學博士。

  劉侖,日本大學藝術系研究二年。

  丘琳,日本東京文理科大學。

  朱亦松,美國史丹佛大學碩士。

  鄺國珍,美國芝加哥大學。

  汪厥明,日本東京帝國大學農學部碩士、德國谷物加工研究所、英國劍橋大學農學院研究。

  趙哲如,美國華盛頓大學機械工程學士、航空工程學士。

  全曾澄,日本廣島高等師范學校。

  李雨生,德國柏林大學醫學博士。

  陳顯時,美國伊利諾大學碩士。

  雷萊珂,日本京都帝國大學法學部。

  劉德淦,日本大阪帝國大學工學部工學學士。

  胡君寶,德國勃朗斯威克工業大學工學博士。

  葉述武,法國里昂大學理科碩士。

  鄒儀新,日本東京天文臺。

  徐學澥,東京工業大學機械系,美國斯坦福大學、普渡大學、密西根大學,獲機械設計及西洋畫雙碩士學位。

  康辛元,美國密歇根州立大學研究生院,獲化學工程博士。

  羅潛,德國漢堡大學醫學院,醫學博士。

  楊簡,美國賓州大學醫學院。

  侯過,日本東京帝國大學。

  虞炳烈,法國里昂建筑專門學校。

  符羅飛,意大利那不勒斯皇家美術學院。

  胡世華,奧地利維也納大學。

  馬思聰,法國巴黎。

  羅雄才,日本東京帝國大學理學部。

  薛祖光,日本九州帝國大學法學士。

  曾昭瓊,日本東北帝國大學。

  盧干東,法國里昂大學法學博士。

  劉燕谷,日本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部。

  張云,法國里昂大學天文學博士。

  郭一岑,德國士賓根大學心理學博士。

  羅延光,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育碩士。

  陳一百,美國康乃爾大學心理統計學碩士。

  陳振鐸,日本東京帝國大學、美國加尼弗吉亞大學碩士。

  黃菩荃,德普魯士克里大學農學博士。

  鄧盛儀,美國密歇根大學土木工程碩士。

  錢乃仁,美國密歇根大學建筑系。

  陳宗南,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碩士。

 

  四、籍貫和根脈紐帶

  從粵北看珠江三角洲,通過教師名冊的籍貫可以尋找到眾先師的根脈所系,形成跨越時空的無形紐帶。在名冊上東莞籍的教授不少,但需要尋找到具體的村落,如文史學家虎門白沙人鄭師許、觀瀾鎮樟溪村人陳安仁、莞城人容肇祖、大汾人法學家何作霖、橋頭鎮鄧屋的土木工程專家鄧盛儀等。鄧盛儀的兒子鄧錫銘當時隨父親到了坪石就讀中山大學附中初中,解放后成為激光專家、院士。

5

圖為1941年法學院教職員名冊上有何作霖的名字,到職時間是1941年,藏于廣東省檔案館。

6

圖為1942年文學院的教師名冊上有陳安仁、容肇祖的名字,藏于廣東省檔案館。

7

圖為東莞鄧植儀、鄧盛儀的祖屋。

8

圖為鄭師許的出生地,位于虎門白沙的圍屋。

9

圖為何作霖家鄉何氏大祠堂。

  這樣,在粵北可以形成一條跨越云浮、清遠、韶關和梅州的抗日戰爭堅持辦學的華南教育歷史研學基地的鏈條。在珠江三角洲范圍內,在坪石任教的新會籍、臺山籍、南海番禺籍的老師還不少,在這些教授的出生地,可以設立若干華南教育歷史研學點,無形的情感紐帶將粵北和珠江三角洲空間聯系起來,文旅結合的研學網絡自然而然就形成了,將帶來人流的互動。

 

  注釋:

  [1]胡興榮著:《記憶南洋大學》,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6年,第52頁。

  [2] http://www.chsbp.edu.my/?P=182。

  [3]《中大現狀》,1943年,38頁。

 

  (感謝廣東省檔案館提供的文獻,感謝東莞市委、市政府的協助,感謝施瑛老師、曹天忠老師提供的資料。)

   (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自南粵古驛道網,歡迎轉載。)

責任編輯:彭劍波
2胆拖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