擇日
2020-01-03 下午 03:40   作者:阿瑞   
分享

國家公園1

  2020年,韓江流域左聯青年紅色之旅和廣東粵北華南教育歷史研學基地對豐富文化生活、記住廣東文化歷史等的作用將日益彰顯。選擇有紀念意義的日子,如某位大師前輩的誕生日、某部名作發表的時間段,或者某個學校在抗日戰爭烽火中的開學日,“擇日”舉行各類紀念活動,找到“古道日歷”將使古道文化生活延綿不斷,每次都是各專業史的研學機會。

1

左圖為上世紀四十年代梅益和夫人合影;右圖為上世紀四十年代梅益與周恩來、鄧穎超等同志在一起。

  梅益,潮州人,1914年1月9日生,2003年9月13日逝世。當他88歲時,由夫人尹女士筆錄,梅益先生口述,寫下了《80年來家國》回憶文章:“我于1914年1月9日出生在潮州市。我家祖籍本在江西,父親陳彥早先是個農民,太平天國時期為了躲避戰亂,從江西一路駕船經韓江逃到潮州,就在當地定居下來。[1] 再過幾天,潮州韓江就可以在梅益誕辰日舉行活動。

  對左聯文化人梅益的緬懷,永遠與《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不朽之作不可分割,“擇日”舉行《鋼鐵是怎樣煉成的》讀書會,新老學子依然趣味無窮。梅益此書由新知出版社出版,《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開始翻譯于1938年,從英文版翻譯為中文,1942年出版,這是梅益先生在回憶中提到的,但出版的具體月份本人尚未找到。廣州魯迅博物館收藏最早的版本是膠東新華書店出版的,時間是1946年7月,另一個版本是大連中蘇知識社出版的,時間是1946年6月30日。選擇一個準確且具有意義的日子,韓江再展示“人最寶貴的東西是生命……”的英雄主義氣概。

2

圖為1946年膠東出版社出版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梅益譯作。

3

圖為1946年大連中蘇知識社出版的版本,梅益譯作。

  梅益在1942年至1944年期間,任新四軍江淮大學黨委書記。解放前,陜北臺編輯部是新華總社的一個部;1949年1月31日北平解放,梅益隨新華社、廣播電臺于同年2月進入北平。

  梅益在回憶北京和上海的左聯運動時寫到:

  “我和徐懋庸合編《希望》半月刊是1935年4月前后的事。這份刊物辦得不久,只出了三期或四期。在這期間,我結識了不少左翼文化人,如舒群、羅烽、徐步、麗尼、荒煤、張庚、戴平萬、關露等。1935年夏天,我同周立波、田間被編在‘左聯’的同一個小組里,從這時候起,周揚開始找我。

  1933—1934年,北方‘左聯’遭到國民黨特務組織的嚴重破壞,許多同志先后被逮捕,其中包括潘漠華、洪靈菲、范文瀾、劉尊棋等人。逃出北平西山,租了一間民房暫時住下。后乘火車從北平到上海。

  一個星期以后,我寫信給那時已經在日本東京的林林。當時他正與任白戈一起在東京出版《質文》月刊,請他設法把我的情況告知上海‘左聯’,并幫我同上海‘左聯’接上關系。不久,上海‘左聯’的負責人之一何家槐到真茹找到了我。此后,我更同何家槐、王叔明一起編輯出版上海‘左聯’的機關刊物《每周文學》,這是《時事新報》的副刊之一。”

  2004年6月7日,黃慕蘭在回憶梅益的紀念文章中寫到:

  “當時聚集在上海的進步文化人也很多,除了孫治方、顧準、梅益以外,黨內還有王任叔、于伶、戴平萬、林淡秋、姜椿芳、樓適夷等。

  黃慕蘭在當時擔任《每日譯報》董事長。《每日譯報》的前身為1937年梅益主編的《譯報》。

  由此看來,梅益在上海、北京分別與戴平萬、洪靈菲有交集。

  洪靈菲出生于1902年,犧牲于1933年,但具體的日月需要研究;馮鏗出生于1907年,日月比較確定是農歷十月初十,[2] 犧牲于1931年2月7日;戴平萬出生于1903年12月18日,農歷十月三十日,犧牲于1945年,但具體的日月未確定。

  研究清楚左聯人物出生和犧牲的日子,韓江古水驛有了“古道日歷”,而文化活動更有意義。

  抗日戰爭時期,私立嶺南大學在大村是嶺南中學夏令營先開課的,時間是1942年8月1日,而正式開課則是1942年9月7號。大村懷士堂落成典禮是在1942年6月21日。東吳大學在1942年9月初到達大村。這些日子均具有引人之處,符合歷史邏輯。

  馬思聰先生于1942年至1944年期間在坪石管埠國立中山大學師范學院任教,除了教學外,他還組織音樂會和音樂創作。1942年,他創作了《西藏音詩》;《牧歌》創作完成于1944年,并于同年完成《F大調小提琴協奏曲》。韶關學院音樂學院有強大的音樂師資力量,如果在5月7日馬思聰誕辰日,在管埠武水畔舉行“馬思聰粵北創作音樂的音樂會”,此情此景此樂,意義不凡。而1950年,馬思聰與郭沫若先生合作,創作《中國少年兒童隊隊歌》,這是音樂研學的最佳素材。再過幾天就是“嶺南才女”冼玉清教授的誕辰,冼玉清出生于1895年1月10日,逝世于1965年10月2日,冼先生的詩作篇篇雅致,冼玉清教授在大村歲月留下的詩篇,是研學極佳的題材。

  梅龔彬先生出生于1901年8月12日,逝世于1975年8月1日。許多人都不知道梅氏為何方人士,包括民主黨派。在樂昌坪石武陽司村、樂宜古道旁選擇梅先生誕生的日子,能為中國共產黨統一戰線提供鮮活的教案。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蔡輝甫先生紀念獎學金是為了獎勵和資助品學兼優的二年級學生,家庭經濟困難的學生可優先考慮。學院每年評出四名品學兼優的學生獲得蔡輝甫先生紀念獎學金,每人獎勵人民幣1000元。2018年12月28日,嶺南學院的領導致詞說,“蔡輝甫先生是嶺南大學老前輩,對嶺南教育的發展起到奠基性的作用,設立該獎學金也是為了紀念蔡輝甫先生對嶺南教育事業發展所做出的貢獻和犧牲。[3]

4

圖為在中大墓園的蔡輝甫先生墓,作者拍攝。

  1941年,蔡輝甫進入嶺南中學任教。1947年7月,他因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而去世,時任嶺南中學教務長,其堅持原則、保持氣節的情懷,依然對當前教育界有教育意義。尊師重教仍然是大、中、小學生應該亟記的基本道德。

  在“古道日歷”中“擇日”,研學活動意蘊更深。

 

  附錄:

  洪靈菲,作家、革命家,其出生日期有幾種說法:1901年或1903年,而廣東左聯研究學者李偉江先生認為兩種說法都不確,洪靈菲屬虎,虎年虎月虎日生,即清光緒二十八年壬寅正月虎日(1902年2、3月間),因為壬寅正月有三個虎日(正月初五,公歷2月22日)、正月十七(2月24日)、正月廿九(3月8日),所以不能確定具體日期。洪靈菲是被秘密處死的,不知犧牲具體時間,據他夫人秦靜1979年的回憶文章推測,“時間大約一九三三年中秋節前后”。

  戴平萬,作家、革命家,出生于1903年農歷十月三十日,即公歷12月18日。戴平萬之死至今是一個懸案,戴平萬夫人張惠君回憶是“1945年去世”,沒有月和日;戴平萬在蘇中地區工作的同事吳強回憶是“1945年的一個清晨”、劉季平回憶“1945年夏季”;林淡秋夫人唐康回憶“第二年(1945)的夏初”,都沒有確切日期。

  馮鏗,作家、共產主義革命家,1907年農歷十月初十(公歷11月15)生,1931年2月7日午夜就義。

  丘東平,革命作家、詩人,1910年5月16日—1941年7月28日。

  蒲風,革命詩人,1911年9月9日—1942年8月13日。

  任均,革命作家,1909年(具體出生月日難考)—2003年3月23日。

  溫流,革命詩人,1912年—1937年1月13日。

  碧野,現代作家、散文家,1916年2月—2008年5月30日。

  梅益,中國新聞家、翻譯家,1914年1月9日—2003年9月13日。

  杜國庠,馬克思主義哲學家、歷史學家,1889年4月30日—1961年1月12日。

  許滌新,經濟學家,1906年10月25日—1988年2月8日。

  杜埃,現代作家,1913年5月28日—1993年8月29日。

  黃藥眠,中國政治活動家,著名的文學家、詩人、文藝理論家、教育家、美學家,1903年1月14日—1987年9月3日。

  楊邨人,革命文學家,1901年6月8日—1955年(具體自殺日期,待考)。

  林礪儒,教育家,出生于1889年7月18日(清光緒十五年農歷六月二十一日),逝世于1977年1月20日。

  馬思聰,音樂家,出生于1912年5月7日(農歷壬子年三月二十一日),逝世于1987年5月20日。

  李沛文,教育家、農業科學家,出生于1906年10月18日,逝世于1985年4月16日。

  陳心陶,醫學寄生蟲學家,出生于1904年5月4日,逝世于1977年10月29日。

  鄺磯法,數學家,出生于1902年7月5日,逝世于……

  冼玉清,文獻學家、杰出女詩人,出生于1895年1月10日,逝世于1965年10月2日。

  梅龔彬,經濟政治學家,出生于1901年8月12日(農歷辛丑年六月二十八),逝世于1975年8月1日。

  沈體蘭,教育家、社會活動家,出生于1899年1月28日,逝世于1976年6月24日。

 

  注釋:

  [1] 梅益:“八十年來家國”,收錄于楊兆麟主編:《八十年來家國:梅益紀念文集》,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5年。

  [2] 劉文菊:“馮鏗簡譜”,收錄于黃景忠主編:《海濱雜記——馮鏗作品及研究》,廣州:花城出版社,2019年。

  [3] 引中山大學嶺南學院2019年1月28日的報道。

 

  (感謝廣東省文物局和廣州魯迅紀念館在資料收集方面給予的協助。)

  (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自南粵古驛道網,歡迎轉載。)

責任編輯:江家敏
2胆拖13